road

我在新建的研究生综合楼向校车停泊处走着,
一个背对我的老外也正在走着,
——是看到了我的影子?!
他转过身,向我走来...

Hello. 请问 bai yi lu ?
老外如是说着,
昏暗的路灯在他脸上的皱纹里埋下了线影。
——The road?

——Which road?
——bai yi lu.
——白衣路?
——Yeah. bai yi lu.

——白衣路?
——这里有白衣路吗?
我思索着,本能地发出了不确定的讯号。
——I don't know...

——OK...
说完,朝着我来时的方向,
颤颤巍巍地走去...
——有这条路吗?

我转过身,正要踏出一步。
——我不能用地图吗?
打开高德。
输入 白衣路。

不是。白一路?
不是。白玉路?
也不是...
——有这条路吗?

不自觉中,
我的双脚也向着老外走去的方向移动。
老外模糊的身影,
渐渐淡化在眼角...

不经意里,
我的手指也随着屏幕的缩放而移动。
一条条的路,
渐渐出现了名字...

——八一路!
——是八一路啊!
——我是不是傻!
——我...

我向前跑去...
那个颤颤巍巍的身影,
那个定格在眼角中的模糊,
那里是个...

——是个路口!
——他向着哪里去了?
——他会向着哪里去?
——管不了这么多了!

我冲进一条路...
背包的学生,
搂抱的情侣,
淹没视野的绿化带...

——他呢?
——不见了...
——他能找到吗?
——都怪我...

我穿梭在绿化带里,不知所措。
假如我能够更加热情...
假如我能够再细心...
假如...

假如我没有见到过他。
我走进工部校车。
——他能找到那条路吗?
——他能吗?

——但是你已经找不到他了呀。
——他能表达自己的意愿吗?
——他可以做到。
那么...

那么他就可以找到另一个人...
另一个...
另一个没有我傻的人...
另一个...

带他去那条路,
可以让他在夜晚有归宿的
那条路的
那个人。

于珞珈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