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获取报送资格,我和另外两个对报送来说希望不大的哥们一起学习了一个暑假。开始还没有注意,可是渐渐地一种想法吞噬着我的大脑,每个人的Chakra1其实早在高中就基本被定义,和大学本科阶段的成绩并非成正比,该牛批还是牛批,该菜还是菜,虽然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确实,真好汉不提当年勇,总是提起这些的,就是我们这群菜鸡,而且提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本科阶段并非高中,可以轻易地让自己发生质变。在大学自如、开放、无约束的环境中很难让人去做一些正确的自我改革,甚至很难去意识到需要让自己去做一些改变这一个特定的问题。除非……再一次设身处地地感受到那种来自高中的、被高忍2所支配的恐惧。

很多事情在他们看来“似乎”很简单——这个在我脑中根深蒂固的想法总是欺骗着我的言和行。他们能够以一个在常人眼中非常轻松的模样如此高效率地解决一些问题,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些东西在他们眼中显得更加简单,而是在于他们能够快速得探索并且执行在他们分析后得到的一个优化过的思路——虽然部分思路在一般人眼中看起来像是“偷懒”。

这让我想起了老丁说过的一句话。数学作为逻辑性较强的一门学科,思路显得尤为重要,“乐观的人,他们思考问题的角度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句话在我看来可以改写成:“看似轻松的人,他们对思路的优化和贯彻和一般人不同。”一般人没有一条清晰的思路,更别提优化了。

但是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可以去借鉴。而且对我来说一定要借鉴,这是我那三年来走过的最正确的路——当别人有条不紊地继续向前而你不知道如何走下去的时候,这条路显得尤为重要。这就像天空中飞行的两架飞机,紧跟在前一架飞机机尾的那一架可以省去不少力气——注意是紧跟。

然而大学三年,在这条令我受益匪浅的路上我却渐行渐远……

我变得越来越“不会学习”。“分数高于一切”这个不仅在高中也可以说在大学永恒不变的真理逐渐让我身心俱疲——无论我复习得如何都拿不到一个自己认为应得的分数。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变成了故步自封的一个人。本科阶段即将过去,我也不会再因“会的不考、考的不会”而纠结。“虽然我高中是一个妥妥的学霸,但是我的本科确实很菜,那这就能够证明我读研期间就不能王者归来吗?并不。”一个哥们如是说。

因此我摘下了“认真学习”的面具,不再为所谓的“考试重点”付出真心。我想要回到从前那条路上,可是发现随着学历的增长已经越来越难——没有人愿意像高中一样倾囊相授,因为越到后面,“借鉴”会被曲解为“剽窃”,所谓的借鉴的请求在一个个别人已经完结的成果面前显得越发无力。

我安慰自己,不只是我的原因,现实令我们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为何不卯足力气,成为在前面的那家飞机?

自我思维的突破常常基于借鉴之上,对一般人来讲,这是一个很难去突破的瓶颈,因为你是要去借鉴别人的思想,而不是(剽窃)别人的成果,然后再加工成自己的东西——上述这种思维的借鉴实例可以在许多不同的学科或者是领域中找到,而一旦这种思维借鉴的出现往往是里程碑式的、开创式的甚至是幻想式的。

1953年,DNA的双螺旋结构由詹姆斯·杜威·沃森弗朗西斯·克里克首次发表在_Nature_期刊上,对DNA双螺旋结构的理解有助于阐明碱基配对的机制,以及遗传信息是如何通过碱基配对存储在DNA中并随之复制的,为此,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被视为20世纪最重要的科学发现之一,轰动了全球的学术圈,不仅仅是生物圈。

DNA双螺旋结构和碱基配对理论提出后不久,美国密歇根大学的Holland教授创立了基因算法。60年代初,Holland在设计人工自适应系统时提出应借鉴遗传学基本原理和DNA双螺旋结构模拟生物自然进化的方法。1975年,Holland出版了第一本系统阐述遗传算法基本理论和方法的专著,其中提出了遗传算法理论研究和发展中最重要的模式理论(Schemata Theory)。基因算法因此借助了双螺旋结构的思路而一炮打响,成为了优化算法中的一棵常青树。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日本关西出现了万元假钞诈骗事件。日本推理作家岛田庄司借鉴了这次假钞诈骗的手段,于1981年12月14日出版了新本格推理甚至全球推理界划时代神作《占星术杀人事件》,从此奠定了岛田庄司“推理之神”的地位。

无独有偶,1948年威廉和布朗申请了压电马达的美国专利;1973年美国IBM公司的巴特(H.V. Barth)首次提出利用压电组件以超声波振动的方式来驱动的马达,但因为磨耗上的问题,仅发表出来而没有实际上的应用。1987年。Canon推出第一支装备有环形USM的镜头。1990年,USM镜头在日本实现了量产,环形USM被大量应用于普通镜头。这项由美国人提出的理论、却由日本人量产的实践给岛田庄司思维上的启发。三年后,岛田庄司新书《异位》出版,以一个相机镜头式的建筑加密室推理的结构,借用了USM的基本原理,作为岛田庄司本人所推崇的新本格范式的代表作再一次轰动推理界。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这个创新在当时看来是开创性甚至是幻想性的。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忍者,我们拥有自己最基本的Chakra,新的忍术也需要自己去潜心修炼。所不同的是,Chakra可以通过和其他忍者的交流和学习、借鉴一些基本的方法得到提高,而若想拥有进阶忍术,除了秘笈加成外只能靠自己的潜心修炼。我们最好去了解所学行业外发生了什么,领域可能是隔离的,但是思想从来不会。


  1. Chakra:查克拉(チャクラ)源于印度瑜珈观念中的脉轮,在日本动漫《火影忍者》中被引用为忍者使用任何忍术的基本能量。 [return]
  2. 高忍:忍者能借由他人指导、阅读卷轴书籍、模仿他人等方式学习术,术的学习难易度分成六个阶段,高忍即拥有高阶忍术的忍者。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