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又名障眼法,是一门独特的艺术表演形式,通过特殊的手法及道具等,使观众觉得不可思议。广义的定义为泛指各种以专业技巧或知识展示出让人觉得欢笑、不可思议的艺术的活动。魔术的技巧并不包含特异功能的成分。魔术亦可定义为:

在满足物质不灭定律及能量守恒定律的条件之下,呈现出违反经验法则的表演。

刘谦

而这也是我钦佩在天皇跪拜门中已经被平反的刘谦的原因。刘谦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演员——如果踏入演艺界的话——更是一个尊重客观规律的魔术师,他的名言见证奇迹确实是他精湛表演的反映之一——魔术表演成功率不高,而他是表演成功率极高的魔术师——这本身就是奇迹;再者,奇迹本身也是客观事实的反映,不同于别的魔术师所谓的幻术、魔法。刘谦幽默诙谐,手法娴熟,场控能力强,而这些才是他作为魔术师真正的魔力。

或许不仅仅是我,也有很多人着急去揭开魔术神秘的面纱,想看看究竟有什么玄机,甚至也想掌握这一门“魔法”。魔术归根到底还是基于客观规律而高于客观规律,如果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改变经验法则,而且想要做到天衣无缝——而且如果做到了,那么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为这门艺术起身鼓掌,见证奇迹。

概述

以下均是个人想法,写在这里,一是为行文流畅,而是为了更好地阐述我所想表达的思想。(嘿兄弟,1000000米长刀不好收啊!我不是魔术师!)

一切魔术都有解释,但是共同又无聊的解释就是。无托不魔术成为现在很多人与魔术的代沟——那个谁谁就是托。如果按这种说法去解释任何魔术,那么这干脆不叫魔术,叫骗局算了。可是刘谦这种级别1的魔术师不需要很明显的托——比如主持人。首先我所认为的托的意思和很多人的都好像不一样,我认为大家认为的托的意思就是参与该魔术并且很明显影响该魔术的表演进程的人,注意只是进程!比如董卿写个“董”、挑个鸡蛋,也比如被叫上来的观众(或许被叫的时候已经被认定……)说了一个自然数35……挑的都是做了记号的人工鸡蛋、说得都是提前预备好的数字……

我以前也这样想过——可是这是多么无聊的想法、多么无聊、无聊到刘谦都说他在比较闲的时候偶尔看看大家是怎么评论他的魔术的,没有一个人说对,他就是当作娱乐节目来看的。

他们或许有过彩排,但是只是对台词。其实现场的主持人和大众一样被蒙在鼓里,因为他们不是托。托是谁?我认为是那些出现在表演进程中,而没有明显影响表演进程的人或者物。比如魔术师旁边一开始就坐着的“吃瓜观众”、桌上摆放着的魔术中完全没有用到的茶杯等等。他们的作用看似很简单,就是作为节目的一点观众、道具旁的装点之类……其实它们的多余存在就是为了完美节目效果而给观众种种错觉——可有可无的错觉。其实如果仔细去观察其中的端倪,还是会发现一些问题。另外,托的主体也可以是物品,它们和人一样,作为一种看起来是静态实则可能是动态的背景从而直接影响节目效果。

客观事实

比如说魔术师通常会让少数观众去检查道具,其实这是为了转移观众的注意力,而这之中的客观事实分两种:

  • 魔术师让观众去检查的客观事实;

  • 魔术师没有让观众去检查的客观事实。

比如刘谦所表演过的硬币穿杯、魔壶倒酒等等这些节目中都有让人检查,只不过一次是主持人一次是观众,但是这都无关紧要。我就拿这个举例吧:硬币穿杯中,刘谦让主持人检查杯子——这是个没有洞的杯子,客观事实就是硬币不可能从一端硬生生地穿到另一端,但是刘谦把观众的注意力全部引入完整坚硬的杯体上,这属于我之前所说的第一种;魔壶倒酒中,刘谦从兜里取出小手电筒给观众,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让观众、摄影机仅仅只通过从壶口向里看来判断壶是否是空的,因此转移了重量等客观事实。试想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手电筒,怎么判断漆黑的壶内是否是空的?观众万一伸手进去探探会怎么样?这也就是我所说的第二个客观事实。在这方面,刘谦可以说顾及得面面俱到,俱到到递给观众手电筒的时候观众根本没有怀疑这是套路——可以承认这个手电筒就是托吗?

手法

有悖于经验法则的表现很简单,就是做出检验该经验法则所要做的事情,也正是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同时,运用手法巧妙地进行操作从而“违背”经验法则。魔术是节目,魔术师在表演中一是为了魔术效果,而是为了表演效果,会做一些很正常的、额外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中常有魔术是需要处理的猫腻——这也是我认为魔术也是艺术的一个原因之一(站在魔术师角度思考)。

镜头

这是魔术师的最大的托!很多很多魔术表演都是通过镜头(视频)展现。随着大众的视频技术的普及,魔术镜头艺术也更加精湛。这里我主要归纳了镜头影响魔术效果的四个要点:

  • 一毛钱后期特效。不多。

  • 修改表演时间。这个想找到破绽也比较困难,特别是在漆黑的背景下。

  • 转移注意力。镜头突然切换至观众而不是魔术师或者道具的时候要当心啦!

  • 定制观众视角。这个就比较厉害了!

第一个不说了。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分析——刘谦红在日本是早于红在中国的,刘谦当初在日本拍摄街头魔术——以镜头的方式,而现场的观众也可能都是演员(不是托!)。因为场景比较大,视频通过镜头切换至观众而抹去表演时间,细心的人们发现了魔术表演过程中,楼房上的影子变了。这就是通过视频剪辑的方式来表现。另外镜头也可以蒙骗观众的眼睛。第四个,之前刘谦在春晚表演“魔镜”时,节目现场地下故意弄成大型格子地砖的样式,然后桌下藏了一个表面是镜子的棱柱体,镜头拉长表演时,镜头定制了一个视角,这个视角下棱柱体的镜子刚好配合格子地砖组成了一块完整的地砖,巧妙地掩盖了棱柱体存在的事实!不过细心的网友还是发现了棱柱体的影子,也还是影子!

类型

我对魔术的类型了解得不多,以下也仅仅是我自己所看过的总结。

穿越

有很多魔术节目都是穿越类型的——硬币穿杯(桌)、胳膊穿桌、戒指穿鸡蛋、甚至有人表演过穿越黄河、魔术师晚上从长江下游穿越到上游。这类魔术的原理都很简单——

越是不可能穿的,穿越类魔术的一般做法就是一端藏起、一端显现。物体只是在一端被隐藏,而在另一端本就有物品,只需要让它在前一个物品被隐藏时自己从被隐藏的状态显现出来就行了。

说起来简单,可是想做到天衣无缝却是难上加难,因为喜欢tree new bee的魔术师会说我会让硬币落在这里那里(指定位置,有可能是观众身上)等等,因此魔术师对道具的隐藏的手法都很精湛,只要没让观众看出来这个,然后new bee tree出来就够了~

另外一种穿越就是胳膊穿桌等,不就是一只手挡住桌上的洞另一只手伸出去么……又因为桌基本都是玻璃桌镜头若平行玻璃桌因为反光很难看出洞在哪儿,所以是借助镜头调整安全视角的障眼法。还有切割人的身体,这个更简单了,刀板下去人还笑哈哈地,肯定是没有切割到嘛,又因为上半身是真实的,下半身就是假的嘛……

读心术

这是刘谦最触动我的一点,虽然我不知道对不对。2018年安徽卫视春晚魔术《千里挑一》中刘谦表现了强大的控场能力和读心术,这也是广大观众都认为全场都是托的原因……现在的魔术已经可以走进人心里了?在我及其不愿意承认全场都是托的情况下,我认为在现场一定有什么东西给观众灌输了关于3、5以及红心的概念,因为刘谦他自己的手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在配合视频剪辑、场景控制等综合效果下,可以得出这么一个堪称完美的视频。可能只有现场的观众才能真正说出其中的细节。这个先不用管,镜头下什么都有可能,但最后镜头上的效果就是很完美。如果我在去年林志炫演唱会上被问到我现在心里想的1-100中的自然数,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77,这也是心理问题……

挺开心的,魔术不单单是控制玩物的手法,更可以成为一个人肚子里的蛔虫。

刘谦的回应

猪年央视春晚过后网上疯传一段视频,换壶视频,一开始丝毫没有任何主见的我也相信了……不过在细心的网友的察觉下我也发现了掉帧问题——莫须有。

刘谦对此好像并没有什么回应,除了魔术一开头的种种担保——他们都不是托。在三月九号的刘谦微博上,刘谦发布了据说是本来要在春晚上开场表演的魔术,短短三分多钟,是无声而又痛快的打脸。这次魔术有几个特征:

  • 花瓶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摄像头视野,也没有换过。

  • 视频比较流畅,也有网友验证过没有掉帧痕迹。

对于这个视频,我更倾向于这是刘谦对自己职业做出的申明,是对春晚疑云做出的回应。由于视频依旧是视频,有太多可以策划的内容,我认为魔术确确实实是真实的——没有任何托的真实,而那位换壶小哥可能是安排。不管怎样,刘谦不需要对此作出太多无谓的证明,他已经做到这件事,而这就够了。

自从我当了魔术师这一天开始呢,我就告诉我自己,我绝对不会让我的观众失望。

目前所知的类型就这么多,今后补充。最后,附上刘谦的官方网站


  1. 刘谦曾在EMC(Essential Magic Conference)上为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魔术师现场表演巴格拉斯效应(The Berglas Effect)[return]